正文
 
监管归位,或将引导典当行业归本!
2018-06-08 17:19:12 来源: 网络
 
 背景导读:2018年5月8日,商务部流通业务发展司下发通知,自2018年4月20日起,将典当行业务经营和监管职责,划由银保监会履行。至此,靴子落地,典当业又一次迎接主管部门的变更。意料之中,继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之后,融资租赁、商业保理及典当行等正式归属类金融行业,业内戏称“众神归位”。
监管风暴之下  典当业能否清者自清
自去年以来,国家为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,出台至今累计已数不胜数的监管文件,“穿透式”监管模式严格程度可谓历史之最。重锤之下,众多类金融机构,随之相继倒下。以最先进入监管视线的小额贷款有限公司、并以最先发布监管之声的四川省为例:据四川省金融工作局于5月29日《关于发布全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合规经营检查情况通报》显示,在今年4月、5月对全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合规经营检查之后,共计71家受到处罚,其中25家停业整顿、46家取消业务资格,其严厉之重几乎可以风声鹤唳、草木皆兵之势来形容。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!重压之下,典当业显然亦很难做到独善其身。那么,及时规范自身,并以“监管式”的自我排查,应该成为这段“过渡期”工作中的重中之重。笔者通过同行了解到,检查是否合规重点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考量:第一,非法集资红线不能触碰;第二,财务及相关数据符合管理要求,假如,账外设账、对公账户交叉非经营性业务等,都有可能视为“非法经营”;第三,当票系统及业务档案信息真实和精准,并一一对应对公账户、业务经营和财务状况;第四,是否依据《典当管理办法》及年审规则开展日常管理与业务经营;第五,社会贡献表现度,假如,利润很低或不符合业务状况、常年甚至多年亏损,又或者业务数量很少、近六个月未曾开展业务等,都有可能视为“僵死企业”。
以上种种,出粗存精所带来的行业阵痛或将不可避免。对于典当业而言,只有在监管中迎合涅盘重生,才能在规范中迎来柳暗花明!而对于有些典当行来说,能否清者自清,并保得“壳资源”,毋庸置疑,留给自身“排雷”的时间不多了,千万不可心存侥幸。
监管转向之中  典当业变革势在必行
有了类金融机构“名分”之后,是否能够成就更多的追求?笔者以为,高兴尚早,在监管风暴之下顺从变革才是必然。既然归属金融业,就应当按照金融的思维办事,这也正是金融监管的逻辑。而作为典当业,现阶段,影响监管逻辑主要有以下两个焦点:
焦点一,综合费用。依据最高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,“综合费用”具备“高利贷”特征嫌疑。这一点,在众多的典当诉讼案件中得不到支持亦早也有所体现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前不久,银保监会带头发布了《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,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》,其中明确规定“严禁发放无指定用途贷款,或以提供服务、销售商品为名,实际收取高额利息(费用)变相发放贷款行为”。指名道姓,目标直接剑指“费用”!可想而知,连最普通的民间借贷都如此趋严。而作为类金融机构的典当行,可以预见,在“统一监管、联合执法”的模式下,不可能再享受“特殊企业”待遇,或完全置身于事外。
焦点二,房地产典当。早在2011年国务院法制办就《典当管理条例》公开征求意见起至今,有关取消“房地产典当”的传闻,一直不绝于耳且争论不休。笔者以为,不会轻易“拿下”。 其一,房地产抵押属于融资产品范畴,那么典当作为民间应急性融资需求的补充,开展该业务实在情理之中。第二,房地产典当,早已占据典当业的“半壁江山”,为多数典当行赖以生存的核心业务,若猛然拿掉,既不利于典当业的稳定和健康发展,更不符合金融改革的体系架构。
承上启下,理由充分也得遵循监管逻辑。当前及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,房地产调控和金融出清都是常态化。这样,房地产典当又是首当其冲。从对类金融机构已有的监控方式来预测,不难发现,定向调控为重要手段,比如,对业务准入对象、金额和规模等都将会受到严格的限制和监控。其次,本次监管宗旨为“分业经营”,并要求遵循“避免不同性质的金融风险相互影响、交织和传递”等原则。那么问题又来了,典当同时兼有“担保物权”和“营业质权”两种经营性权利,是否与监管原则相悖?当初《典当管理条例》公开征求意见时,住房保障部也是基于这一原则建议“删除”房地产典当。事到如今,情况更加敏感复杂,如果有一天真把该业务“拿下”或许亦不足为奇。
另一方面,实际上现实中,房地产典当因竞争关系等因素亦逐渐风光不再。种种迹象叠加,未来该业务对典当业的业绩支撑很可能难再占主要和美好。关于这一点,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,正如典当行必须做好风控一般,应该防范于未然或早做转型打算。
监管转型之后  典当业或将回归本质
与以往不同,从稳定的意义上讲,本次金融监管更多的体现在政策导向上,即在保障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同时,引导各类金融行业回归本源,成为监管层的主要责任。
让金融回归本源!那么,针对典当业,何为本?又如何回?
从典当经营的本质看,典当即服务价值。具体实践中,表现为两大特质,其一,融资属性,为基本功能;第二,流通属性,为附属功能。两者相辅相成,均以“当物价值”为前提,典当时在于融资价值,绝当后在于流通价值。结合典当三大业务特点分析,“动产质押”最符合典当特质。或通俗上讲,典当之所以在我国存在历史悠久深入人心,就是因为只要提到典当行,人们就会想到金银首饰、奢侈品等民用品动产质押。其次,回到“分业经营”模式,顾名思义,就是小额贷款做小额贷业务,融资租赁做设备租赁业务,各业做各自本质专业,以此类推,典当行也该做好自己的本质专业。再次,参照英美等发达国家和我国港澳台地区的典当业,不能做房地产典当,仅依靠动产质押,依旧风生水起,完全继承了典当的本质精髓。若站在监管者角度引导,理念形成观念,动产质押即为典当行的本质专业乃实至名归。
不幸的是,由于种种因素,典当业动产典当量,有数据显示,仅仅占比27%,几乎丢掉了本源。庆幸的是,既然不足三成,也说明市场蓝海依然,一切又还来得及。未来五年到十年,典当业只有找到最具有价值的本源增长点,才能铸造最坚实的护城河。尤其是在国家倡导“更高层次的消费升级”的今天,新中产阶级已初步形成,据有关部门统计,即使按不同认定口径也有三四亿人规模,人口大国效应给予了典当业广阔市场和竞争优势。
对于典当行而言,本源又是一种资产,激活该资产需要用新典当思维去创造和开发。比如,新中产的消费偏好在哪里?城市、县城和农村以及你典当行所处的位置又有什么区别?70后、80后、90后以及00后,他们各自的消费差异又在哪里?找准细分市场、做自己最擅长的业务,再联合互联网的传播优势,都会发掘出最适合自身发展的新典当模式。事实上,在市场大浪淘沙中,典当业仅靠单一放款,竞争优势已基本消失殆尽。因此,新典当思维需要有效结合典当的“两大特质”,即以“融资端”带动“流通端”,反过来,“流通端”亦可以促进“融资端”,两端相得益彰,共同形成完整的循环闭环,方能释放出更大的供给潜力。
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基于金融出清和行业转型,逆风时代不进则退,必须要有所准备,并具体落实以下三点:1.“高筑墙”。即高筑风险防火墙,这是我们的本能工作。2.“广积粮”。这点需要我们具备更开放的视角和心态去迎接行业的转型与发展,并运用工匠精神重新认识我们行业的本质,并做细做好做精。3.“缓称王”。金融行业,无论你做什么,比的不是你今天做多大或者明天做多强,而是比谁走的更远。最后,套用中央的一句话:不忘初心,回归本源。
新典当来了,你准备好了吗?
(作者:何庆  会计师、兼职典当研究员,现任洛阳德硕典当有限公司执行董事,河南省典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、洛阳典当行业协会荣誉顾问;兼任多家典当行、小贷公司发展顾问,发表专业论文、业务操作类等文章40余篇;曾多次担任行业与协会论坛、圆桌会议特邀嘉宾,以及行业培训类主讲讲师。)